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欢迎访问洋县纪检监察网!
公告公示   更多>>
通 知
    更多>>
洋县四郎镇七项措施全力推进便民服
洋县干部基层“接地气”解开群众心
洋县举行行政服务中心揭牌仪式
服务承诺公示制度架起便民服务的“
洋县窗口单位内外兼修转作风提效能
洋县强化“五种意识”狠抓道德教育
洋县卫生局六举措抓作风整顿亮点多
    更多>>
洋县纪委通过办案解决救灾资金发放
建立长效机制规范权力运行 扎实推
洋县驻村干部“争当五员”促发展
小小曝光台 发挥大作用
洋县磨子桥镇“五抓五落实”认真落
洋县国税系统着力创建人民群众满意
洋县八里关镇村级便民服务惠及山区
 
您的位置: 首页 >>案例剖析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与受贿罪共犯的区别

案情概述
    李某系县委书记邵某的妻子,在本县人民医院兴建住院部大楼之际,李某利用邵某的身份和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该医院原院长周某、原党委书记薛某(均另案处理)职务上的行为令原本不能中标的某建筑公司获得了该医院住院部大楼工程的承建权。在此过程中,李某先后收取该建筑公司给付的贿赂款总计30余万元。
   
分歧意见
    本案中,对于李某行为的定性,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定李某的行为成立受贿罪共犯;第二种意见则认定李某的行为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评析意见:
    笔者认为,本案中李某行为的定性应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正确认识受贿罪共犯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具体内容是正确定性李某行为的关键。
   
根据《刑法》第25条的规定:成立共同犯罪,行为人应当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和共同的犯罪行为。基于此,国家工作人员与特定关系人构成受贿罪共同犯罪需要同时满足共同的受贿故意和共同的受贿犯罪行为两个条件。
   
《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称《纪要》)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称《意见》)分别对受贿罪共同犯罪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其中,《纪要》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与国家工作人员勾结,伙同受贿的,应当以受贿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向国家工作人员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告知该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国家工作人员明知其近亲属收受了他人财物,仍按照近亲属的要求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对该国家工作人员应认定为受贿罪,其近亲属以受贿罪共犯论处。近亲属以外的其他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双方共同占有的,构成受贿罪共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指定他人将财物送给其他人,构成犯罪的,应以受贿罪定罪处罚。
   
《意见》指出: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同时授意请托人将有关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的,构成受贿罪共犯。特定关系人以外的其他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双方共同占有的,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
   
综合以上法律文件,笔者认为以下四种情形构成受贿罪共同犯罪:(1)特定关系人向国家工作人员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告知该国家工作人员;(2)国家工作人员明知特定关系人收受了他人财物,仍按照其要求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3)特定关系人以外的其他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双方共同占有;(4)国家工作人员与特定关系人通谋,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并授意请托人将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刑法修正案(七)》规定的新罪名,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行为。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立法旨在于弥补法律漏洞,惩处那些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权和地位收受贿赂的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这些人主要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血缘、亲属、情人、同学、同事、朋友、战友等关系或者其他特殊利益关系的人。正因为这种密切的关系,行为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对国家工作人员施以影响,令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或者不必直接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便利,而只要利用其身份和地位便足可以影响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直接利用他们的职权便利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与行为人关系密切的国家工作人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身份、地位及职权成为了行为人获取非法利益的工具。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和地位,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既可能构成受贿罪的共犯,也可能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区分的关键在于国家工作人员与特定关系人之间是否存在共同的受贿故意和共同的受贿行为,即通谋。如果存在通谋,那么属于受贿罪的共同犯罪;如果没有通谋,只是特定关系人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地位和职权实施行为,那么该国家工作人员因为没有犯罪故意和犯罪行为而不构成犯罪,特定关系人不构成受贿罪的共犯,而应当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论处。
   
本案中,李某利用邵某县委书记的身份和地位,对医院施加影响,令其将工程承包给特定建筑公司,李某行为的定性取决于其与邵某之间是否存在通谋,如果存在,那么二人构成受贿罪的共同犯罪;如果不存在,则邵某因为缺乏犯罪故意和犯罪行为而不构成犯罪,李某单独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作者韩晓燕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

 
 
友情链接:
Copyright (c)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洋县纪律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您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博瑞科技